新加坡外交部联国已备案 大马须守水供协定

时间:2020-07-13       来源:

新加坡外交部发言人指出,在1962年签订的马新水供协定是两国政府的“基本协议”,双方必须完全遵守协议的所有规定。

此前,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有意与新加坡重新谈判水供协定。马哈迪批评在1962年签订的马新水供协定“太昂贵”,并指以每1000加仑3仙的价格,把生水卖给新加坡是“荒谬”的。


马哈迪也表示待大马政府处理完其他重要事项后,将与新加坡就水供协定重启谈判。

对此,新加坡外交部受询时重申,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列在新马1965年分家协定中,获两国政府承诺,并且在联合国备案。

新加坡外交部联国已备案 大马须守水供协定 这几条大水管每天输水到新加坡来。马新是在1961及1962年各签订一份水供协定,首份协定已于2011年期满,1962年的水供协定则在2061年到期。(档案照)

“双方有必要完全遵守这些协定里的所有条款。”

马新是在1961年及1962年各签订一份水供协定。首份协定已于2011年期满,1962年的水供协定则在2061年到期。

根据1962年的水供协定,马来西亚同意以每千加仑0.03令吉(约0.01新元)的价格,每日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并以每千加仑0.5令吉(约0.17新元)的价格向新加坡回购经处理的净水。


两份水供协定是马新缔结分家协定中的一部分,这些协定都有在联合国备案。

1962年的水供协定准许签署国于1987年,即签署后的25年检讨条款。但大马政府当时经仔细考量,选择不调整水价。

新加坡外交部联国已备案 大马须守水供协定

新加坡外交部前秘书:
“为取消隆新高铁增筹码”

92岁的马哈迪自第二度出任首相以来,已接连表示要重新检讨多项和其他国家签订的协定,包括中资计划和隆新高铁,引起伙伴国的关注。

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认为,马哈迪此时提出检讨水价是一种牵制战术,以期正式通知取消隆新高铁项目时,能要求新加坡豁免或降低索赔。

“他的目的是让新加坡政府看似不可理喻,希望新加坡人能代他向我们的政府施压,同时也向大马人民证明自己。”

他在个人面子书上指责马哈迪重施故技,因为根据水供协定,大马能以低价向新加坡购得净水,而实际上,大马购入的水比协定多,并说“睦邻友好应当是一条双向道”。

“如果不划算,马来西亚为何那幺做?马哈迪此前任首相时,我们已反复讨论这个课题。他知道我们不会改变立场。”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昨天虽没有就马哈迪的讲话回应,但于面子书上载介绍新加坡努力保护和开发水源的视频,并写道:“这是为什幺水资源在新加坡是极为神圣的。”

学者:大马急需解决内政
短期重启谈判机会微

虽然不能排除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日后正式提出谈判要求,但马新学者认为新加坡同意重新谈判水供协定细节的可能性很低。

受访的马新学者皆认为重启水供谈判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发生,因为马哈迪还有许多国内事务急需解决。

研究新马政治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就以“麦克风外交”形容马哈迪重启水供谈判的喊话。

“马哈迪是要从这个课题中捞取政治资本,争取国内马来西亚人对他的支持,包括那些在大选中投给巫统的选民。他也在尝试削弱前任首相纳吉显着改善新马关系的政绩。”

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在1987年放弃了检讨水供协定条款的权利,可是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执政期间,依然多次以新马水供课题为箭靶。

在他的提议下,新加坡最终于1998年底同意把长期水供课题当成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与大马谈判。可是三年多的协商最终因大马不断调高生水要价而不了了之。

根据国际法,1962年水供协定依然有效。不过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胡逸山指出,在经营双边关系时,不能只是依法行事。他指水供协定犹如马哈迪“肉中刺”,如果马哈迪执意要谈,新加坡却不理会,对两国关系发展未必是好事。

他指出,马哈迪向来认为马新水供协定不公平。

“受访时被问起,马哈迪第一反应就提这个课题不难理解……不过马哈迪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解决内政、追回一马公司的钱等,水供协定不会是首要任务。”

新加坡外交部联国已备案 大马须守水供协定 张家菘:所有新加坡人都会关注马哈迪所言。

林冠英宜当调解人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张家菘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张家菘认为值得庆幸的是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他将会是大马内阁很好的调解人。

张家菘说,林冠英身为财长,林冠英知道合同的价值,“所有在商界的新加坡人都会关注。如果签订的合同可以变成‘未签过’(unsign,无效),每个人都会很担心。”

他说,马哈迪讲的话只能“听听就好”。

目前马哈迪是信任林冠英的。

大马内阁里有许多反对党,过去的敌人变成内阁同僚,不能触怒对方。

他认为,林冠英可以起影响马哈迪的作用,让马哈迪知道,他必须请示内阁成员,聆听他们的意见。

他说,林冠英以前常到新加坡访问,跟李光耀保持密切关系,李光耀最后一次访问马来西亚,也到槟城拜访林冠英。

张家菘说,前首相纳吉经手的丹戎巴葛火车站土地权、隆新高铁计划、水供协议等课题,马哈迪都要一一重新检讨,这样做是为了迎合支持他、反纳吉的选民,他也期望新加坡这个邻国,可以对马来西亚大方些。

新加坡外交部联国已备案 大马须守水供协定 陈庆文:马哈迪想取得大马人民对他的信任。

马哈迪要展现权威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说,马哈迪重提水供问题,旨在展现权威,告诉大马人民:“相信我,我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利益。”

他说,马哈迪有许多国内事务急需解决。新政府执政超过100天,人民一般希望看到政绩。所以马哈迪需要人民在背后支持他。他要显示他是非常认真地要保护国家的利益,并认为(这样做)可以帮助其政府。”

陈庆文指出,从60年代开始,马哈迪就一直认为马来西亚被新加坡占了便宜,马来人被华人欺负等。

“这是马哈迪的旧想法,我怀疑他(这次)到底有多认真?”

相关推荐